【长兄】魔法

OOC有

Osokara和karaoso我都爱,但这篇没有明确的左右向

大概是两个小时的构思文

主时间线是24集后,穿插时间线是中学时段

一方人物死亡有

中途刀子,结尾HE






   カラ松收拾着他从家里带过来的东西。当然,墨镜和被兄弟们称为“痛衣”的东西在下定决心要离开家的时候就全部扔了,所以从家里带过来的东西也就几件衣物,几双鞋子和一小箱子的杂物而已。

   奋斗了许久,也终于存够了钱,租了一间小房子。虽然不大,也没有独立的卫生间,但附近很安静,房子也很新,邻居人都很好,是カラ松花了很大的劲才租到的。

   从家里带来的这些东西里,有两样东西被カラ松小心翼翼的包装好,放在小箱子的最上方。

   他打开那一层层的防压充气膜,里面放着的是一件与他现在同款却不同颜色的卫衣,还有一本有些残破的本子。

   那是カラ松小时候写日记的本子。有一次カラ松写完后忘记收起来,被おそ松看到了,他不仅把日记都翻了个遍,还在每篇日记的末尾把自己的想法都写了上去。

   像有一天カラ松写了放学回家,发现自己的点心被先回到家的おそ松吃了,自己非常的生气,还为此跟おそ松打了一架。

   おそ松在那篇日记的末尾写了“所以说后来我不是给你道歉了嘛,干嘛这么小气,我连第二天的点心都给你当赔罪礼物了,虽然最后我还是自己吃了。”

   还有カラ松刚上中学那会,他加入了演剧部,被里面剧本里的优美文字深深的感动到了,这就是“痛语”的开始。他把这个感动用痛语写在了日记本上,然后在末尾处被おそ松用密密麻麻的小字吐槽了一番。

   就像是交换日记,カラ松想着。所以在那之后,两人形成了一种默契,カラ松写完了日记,会放在おそ松看得到的地方,おそ松写完后,会直接放进カラ松的书包里。现在想想,那也是カラ松和おそ松开始变得亲密的契机。

   而两人真正的亲密起来的起因是,おそ松收到了一封情书。他出乎意料的没有告诉任何人,如果不是因为チョロ松为了检查他有没有好好写作业,而去翻他的书包,看到了随意夹在课本里的情书,他们几个人都不会知道,但后来おそ松解释说是班上人的恶作剧,おそ松解释的一贯风格是装疯卖傻,就连兄弟,也有时候分辨不出おそ松是真傻还是假傻。

   情书一事被おそ松蒙混过去了,但チョロ松知道,カラ松也知道。おそ松觉得无所谓,他知道这两人不会说,原因嘛很简单,按おそ松对チョロ松的了解,チョロ松只会暗地里揍おそ松几下解气。嘛!毕竟チョロ松是个傲娇的隐性兄控,おそ松想。

   至于カラ松……

   ……

   カラ松烦恼了好久,他反复的看着他与おそ松的日记来确认自己感情,心脏的沉闷的感觉真的不好受。知道おそ松收到情书那一刻感觉自己心脏都漏了一拍,虽然おそ松解释说那只是个恶作剧,但カラ松的感觉告诉自己,那应该是真的情书。

   太过于沉浸在自己的思想里,以至于おそ松走进来坐在了他旁边他都没反应。おそ松手托着下巴坐在カラ松旁边,发现坐了好久カラ松都没察觉到自己。寂寞得快要哭出来的おそ松两手一抓カラ松的头,让他的眼睛于自己对视,在カラ松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表白了。

   “哥哥大人我喜欢你,所以看着哥哥我啊,寂寞得心脏都疼啦!”

   后来一个笨蛋一个傻瓜就在一起来,但这次,チョロ松也不知道,谁都不知道,只有他们两个知道。

   他们在一起的那一天,他们也写了日记,这次的日记有点特别,日记里写了他们小时候的一段对话。

   小カラ松曾问过当时的孩子王おそ松。

   “おそ松,魔法好厉害哦,能实现任何愿望,你说这世界上有魔法吗?”

   おそ松歪头想了好久才说,“应该有吧!”

   “那你会使用魔法吗?”

   “不会,你会?”

   “我也不会。” 小カラ松有些沮丧,两眼隐约有些泪光。

   小おそ松抓抓头,拿这个爱哭的弟弟没办法,“好啦,以后我会了我就给你施魔法好了吧。”

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“恩!拉钩好了。”

   “好,我们拉钩。”

   ……

   那一天,チョロ松做出了改变,烦躁的おそ松没控制好力道踢了十四松,而カラ松也为此揍了おそ松一拳,被カラ松带出家门外的おそ松有些失控,カラ松说什么他都听不进去,两人的关系直到カラ松离开家都没有和好,カラ松想,这大概是他跟おそ松交往以来吵得最厉害的一次吧。

   カラ松离开家的那天没有跟おそ松告别,おそ松也没有去送カラ松。后来虽然カラ松常跟家里打电话,但都是父母接的电话,想跟おそ松道歉,但おそ松总以各种理由拒绝接听电话,而カラ松刚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,没时间回家,想着可能おそ松海在气头上,等工作稳定了,他应该也能好好听他的解释了吧。

   只是没想到,那一晚就是他们最后一次的见面了。

   灵台上摆放着おそ松的黑白照片,照片的上面就是一口白色的棺材,里面躺着カラ松无法公布于世的恋人兼唯一的哥哥。他安静的躺在那里,脸上没有笑容,就那样静静的一动不动的躺着……

   松代泣不成声,松造虽然没流泪,但眼睛红红的,声音颤抖不已。他们说那天,おそ松说想出门走走,他们想着おそ松出去走一下也好过像这几天那样闭门不出,便同意了。没想到没过多久就接到了医院的电话说他出了车祸,开车的人疲劳驾驶,没看到红灯,当他们去到医院的时候おそ松已经停止呼吸了。

   爱哭的カラ松在おそ松的葬礼上没有哭,不如说他面无表情,弟弟们都哭得停不下来,只有他很镇定的坐在那里,思绪远飞。

   ……

   过了很久,カラ松终于按照他一开始预想的那样租到了一间不错的房子,但他想合居的人却已经不在了。他一页一页小心翼翼地翻着破旧的日记本,直到翻到他们写小时候对话的那一篇日记。

   那一页日记上,被用红色的笔写了四个大字,大字满满的覆盖了整页日记,那字迹,カラ松一眼就看出是おそ松的。

   没有魔法。

   就四个字,顿时让カラ松放声大哭起来,抱着日记本,抱着红色的卫衣,停不下来。

   因为没有魔法,所以おそ松实现不了カラ松的愿望,カラ松的愿望在跟おそ松在一起后就只有一个。

   但おそ松没给他实现,大概カラ松也没有实现おそ松的,所以おそ松在那一页上写了这四个字。

   那之后,カラ松没日没夜的工作,因为一停下来就会胡思乱想,他不敢保证他一停下来会不会就直接去找おそ松了。弟弟们会时不时聚在一起,但カラ松每次都有理由拒绝邀请,有时候实在看不下去了,一松就会直接破门而入,把加班了好几天的カラ松从床上拖起来带到聚会的店里,起码让大家看看カラ松还好好的活着,但也不勉强他,稍微聊一下近来的生活后也就让カラ松回去好好休息了。

  カラ松喝了点酒,从以前开始他就不胜酒力,沾酒就醉,这次喝了酒,累积了好久的情绪一下爆发了,躺在床上泣不成声,第二天就发烧了。烧得迷迷糊糊动弹不得,像公司请了假后就完全不想再动了。

  夜色降临,迷雾笼罩。カラ松的烧完全不见消退,伴随着不断的咳嗽声里是厚重的喘息,カラ松在半梦半醒的状态中想着,大概自己不行了的话或许就可以去见おそ松了吧。

  おそ松,你说得对,世上没有魔法,更没有奇迹,所以你不在了,我也没有了幸福。

  “啧,你这家伙没有哥哥大人就不会好好的照顾自己吗!”迷雾中,逐渐显现出一个红色的身影,头上有一对有着红色纹路的尖角,红且惑人心悬的眼睛,嘴中时不时溢出黑色的雾气,扑扇着顶端带了尖角的宽大黑色翅膀,腰间缠绕着顶端有着倒心形的细长尾巴,是一只身着蓝色西装的恶魔。

  恶魔把手放在カラ松的额头上,温暖的光芒由他的手通过额头笼罩カラ松全身,不适感在那么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,迷糊间カラ松好像听到了熟悉的声音。

  “哥哥我放心不下你这个爱哭的恋人兼弟弟,从地狱爬回来找你啦,感谢我吧!哥哥我可是遵守约定给你施了魔法了,所以这次,你可不能再抛下哥哥我跑了哈……”

  カラ松握了握附在自己手上的手,冰冰的,却很温暖,对着手的主人说。

  “我爱你哦……”

  “嗯,我也爱你哦……”

  然后カラ松便陷入了深沉的睡眠中,大概第二天カラ松醒后,又是一番喧闹了吧,恶魔摸着カラ松的头笑了笑。

  

  end

  

  

  唔~~~~!!!其实我一开始我是围绕着“魔法”这两个字去构思的,但想和写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。

  还有,我还想表现出“魔法”的两个方面来着,一个是おそ松小时候与カラ松的约定,一个是カラ松希望有魔法可以实现他跟おそ松永远在一起的愿望,最后恶魔おそ松说的魔法,一个是说他按小时候约定的那样给カラ松施了魔法(退烧的那个),还有一个是おそ松知道カラ松的愿望是永远跟自己在一起,所以他从地狱回来陪他了。

  但……好像我没写出来。

  


评论(2)

热度(18)

© Black story | Powered by LOFTER